• 您好,欢迎访问静宁县人民法院网!
  • 加入收藏
绝望妻子的诉讼救赎之路
作者:石菲 刘芳 日期:2016年07月25日 来源:北京法院网 点击次  我要评论
0

 

  听到“砰砰砰”的敲门声,张巧巧的心脏一阵瑟缩。果不然,门口很快传来声音:“陈龙在家吗?快叫他出来,赶紧还我们钱。”自从丈夫陈龙欠下巨额赌债,又远走他乡下落不明后,这样的事情,张巧巧家的门口每隔一段时间都要上演一次。看看身后紧张的女儿,张巧巧赶紧将笨重的桌子椅子挪到门后,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陈旧的防盗门在接连不断的敲击下,摇摇欲坠。她不断在心里安慰自己:“很快就会过去了,等丈夫回来就会没事了。”

  传票飞来,她无奈走上法庭

  这一天,张巧巧恰逢周末歇班在家,听到门口又传来一阵敲门声。一瞬间十分慌乱。然而等了许久,门口并没有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张巧巧小心翼翼地问道:“谁呀?”外面答道:“送快递的,收件人是陈龙和张巧巧,请问是住在这里吗?”张巧巧一听,赶紧打开门把快递接了过来。

  看到法院司法专邮的字样,张巧巧疑惑地将邮件拆开。一目十行地看完内容,张巧巧觉得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原来,日前某银行将赵一、陈龙和张巧巧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要求赵一偿还借款50万及相关利息,同时要求陈龙和张巧巧以张巧巧名下的房屋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张巧巧十分疑惑,她的房本一直在保险柜中锁着,从来没有拿出来替别人做过担保,如今为何突然成了被告呢?

  看到传票上的联系方式,张巧巧赶紧联系承办法官,被告知说陈龙与她曾在某银行为赵一的借款以共有房屋作了抵押担保,现赵一到期未还款,故银行诉至法院,要求赵一、陈龙及张巧巧共同承担偿还义务。张巧巧翻看了诉状及证据材料,发现与银行签订的房屋抵押合同上确有自己的名字。她又赶紧翻看了下自己的房本,发现上面确有抵押登记字样。然而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从未签订过合同,也未因此到住建委办理抵押登记。而且,房屋抵押合同签订以及抵押登记办理之日均系工作日,张巧巧恰好都在给学生上课,不可能分身办理这两件事。现在丈夫不在,张巧巧也不知该向谁求证这件事。

  张巧巧怀着满腹疑问参加了庭审。庭上,某银行提交了包括《房屋抵押贷款合同》、《抵押合同》和《房屋他项权证》等在内的借款和抵押事实证明,合同上均有张巧巧的签字。此外,借款人赵一还在庭上提出,其虽是以经营性目的申请的贷款,但实质上该笔贷款均转借给了陈龙使用,并提交了借条予以佐证。张巧巧当场就提出质疑,称其从未签订过抵押合同,也未办理过房屋抵押登记,某银行提交的相关证据中“张巧巧”的签名均不是其本人签署。而且,张巧巧坚持,丈夫陈龙从未告知他向别人借债50万元的事实,只说过借了一些小钱,数额都不多。

  笔迹鉴定,真相浮出水面

  面对从诉讼中所得知的抵押及丈夫借款情况,张巧巧有些茫然无措,但她有一个信念是坚定的,就是房子既是她和丈夫的爱巢,也是她和女儿的生存之本。既然自己从未将房子抵押,那么无论采用什么方法,都一定要把这个房子保住。

  恰巧,张巧巧是某小学老师,该学校老师对学生每日课堂的出勤情况都需要其本人签字确认,而合同签订以及抵押登记办理之日,张巧巧正好对学生的测评结果填写了相应评语,落款恰好是自己的名字。张巧巧将该证据从学校调出,意图证明事发当日,张巧巧一整天在学校完成上课、评价等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外出办理房屋抵押手续,因此房屋抵押手续中其本人的签字不可能是真实的。但法官告诉她,这份证据不足以证明签名的真实性问题,如果想要证明“张巧巧”的签名不是她本人所签,应当依法申请鉴定,但是否申请鉴定,由张巧巧自行决定。虽然是否申请鉴定张巧巧有选择权,但是从法官的言语之间,她感觉到只要不选择鉴定,就一定会输了房子。她认为法官是在有意偏袒原告方,言语之间对法官颇多抱怨,甚至还去信访投诉了这位法官。

  尽管对鉴定有诸多的不情愿、对法官亦存在诸多的不满,为了保住自己的房子,张巧巧依旧向法院提出笔迹鉴定申请,要求鉴定抵押合同和抵押登记中的“张巧巧”签名并非其本人书写。鉴定机构接收到张巧巧的鉴定申请和鉴定资料后,通知张巧巧交纳鉴定费。鉴定费用很高,张巧巧东拼西凑交足了这笔钱,内心苦闷的同时亦对法官充满的怨愤。“法官明知鉴定费这么高,还让我申请,明显是有意为难我。”张巧巧如是想。

  鉴定结果揭晓的那一日张巧巧异常激动,喜极而泣。因为笔迹鉴定结果显示,抵押合同和抵押登记中“张巧巧”的签名,与笔迹鉴定样本中“张巧巧”的签名不一致。也就是说,抵押合同和抵押登记中“张巧巧”的签名并非张巧巧本人所签。再次开庭,张巧巧挺直了腰杆,对诉讼的结果有了充足的信心。她接连不断向银行工作人员追问当天办理抵押手续的情况,诸如是否核实身份证照片、是否确认房产证的所有人情况等等,银行工作人员在张巧巧的追问下不断动摇,最终承认抵押手续系他人冒名代办。

  法院最终的裁判结果对张巧巧来说是喜忧参半。喜在于,她的房子终于保住了,她不用承担抵押担保责任,所支付的鉴定费也被法院判决由原告支付于她;忧则在于,张巧巧的丈夫陈龙因为在抵押担保中存在过错,依法被判对赵一不能清偿债务部分的二分之一承担赔偿责任。

  宣判后,张巧巧向承办法官表达了谢意和歉意。她以为法院是和银行、借款人合谋来攫取她的房屋,没想到法官一直不偏不倚地对待每个当事方。此外,张巧巧还向法官表示,她一定尽快找到丈夫陈龙,向他了解相关情况,只要是该承担的责任,她们夫妻二人绝不推辞。

  初战告捷,却难逃为妻义务

  虽然张巧巧在第一次诉讼中胜诉了,但是她的心并没有放下来。因为,赵一在诉讼中提到的陈龙借款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于是张巧巧每天都要拨打一次陈龙的电话,并不断询问陈龙的亲戚朋友,希望丈夫早日回来应对这债台高筑的危机。这时候,张巧巧心里还惦记着丈夫平日里对她的呵护,愿意与他一同渡过难关。然而,丈夫始终音讯全无,她却再次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起诉人正是赵一,他要求张巧巧和陈龙偿还借款八十余万元。

0% (0)
0% (1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泾川县人民法院普法宣传三字歌
相关文章